从1991年到2018年,数字王国爱沙尼亚的进击:让国家再无边界

胖小喵 发布在 链圈子 1 4170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爱沙尼亚可能是个听起来很陌生的国家。然而这个在1991年才独立的国家,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却实现了质的飞跃:自2004年加入欧盟以来,连续多年经济增长率保持8%,一直是欧盟区域内经济增长率排名前三的国家;英国巴克莱银行评选爱沙尼亚为“世界数字发展第一名的国家;同时,爱沙尼亚也是“全世界国民人均创业企业数量最高的国家”。现在的爱沙尼亚再次成功抓住了全世界人民的眼球,因为它成为了第一个真正全面数字化的国家,也是第一个提出接受电子居民的国家。 

本次巴比特有幸邀请到能源区块链实验室首席战略官,爱沙尼亚数字国家计划顾问委员会成员曹寅,Magma基金合伙人郝杰做客巴比特直播间,跟大家分享成为数字公民的那些事~

以下是部分内容实录(详细内容请戳文末直播链接):

小喵:什么是数字公民?

郝杰:数字公民是目前爱沙尼亚开放自己数字方面的基础建设,然后任何被获得审批使用这些数字资源的人都被称作数字公民。

曹寅:数字公民的来源后面还是有一段非常有意思的故事。大家都知道爱沙尼亚曾经是前苏联的加盟国,是受莫斯科统治的。后来在91年的时候,他们宣布独立。独立之后,就发生了不可思议的变化,爱沙尼亚在那个时候在想,能不能把自己的国家搬到数字空间里去,同时又赋予不仅仅是爱沙尼亚自己国家居民,而是所有一些符合要求的其它国家的老百姓,一起加入到这个进程中来呢?在2014年之后,就推出了这个项目,所以你看现在德国总理默克尔就是爱沙尼亚数字公民的成员,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也是其中成员,还有很多其他演员,科学家,企业家都是这个数字社区的成员。

小喵:数字公民相对于一般人来说,带来了哪些便利和好处?

现场连线:(Mikk Maal先生是爱沙尼亚的连续创业者,他目前担任爱沙尼亚著名会计师事务所Comistar的合伙人,也是E-residency项目的重要生态成员,专门帮助E-residency企业在生态内开展业务。此外,Mikk也是一位数字货币专家,运营着在爱沙尼亚非常著名的数字货币博客 cryptoincome.me, 其著作”Navigating Through Cryptocurrencies: Introduction, Investing, ICOs, Scams and Interviews”在亚马逊Kindle市场中的数字货币类作品中销量排名前三)

Mikk:数字公民的好处主要可以提体现在7个方面:
1.教育。电子学校在爱沙尼亚是被广泛使用的。学生或者家长可以线上登陆查看作业,课程表,成绩等等。这个系统目前已经十分成熟和便捷。

2.健康。如果我生病了需要看医生,我并不需要去实地看医生,只需要打电话给我的医生,让他给我开药,这个处方会记录在我的ID卡上也就是数字居民卡上,而我只需要去药店用卡取药即可。

3.投票。线上投票大大提高了投票率,并且这也有助于投票的公开透明性。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件很重大的事情。

4.数字签名。在爱沙尼亚,我们更偏爱用数字签名的文件,因为这样的文件,你需要用ID卡去签名,除了你自己,没有别人可以冒名顶替。

5.交通。2004年,爱沙尼亚发布了第一个用于公共交通的数字系统。

6.税收。目前1%的爱沙尼亚人是在网上缴税,这既省时又省力。

7.对于企业家或者外国企业家来说,他们可以用数字公民身份建立爱沙尼亚公司,享受和爱沙尼亚本地居民一样的福利,而这个过程只需要30秒。

 
小喵:数字公民项目如何与区块链项目相结合?

曹寅:爱沙尼亚数字公民的这个项目底层是由区块链技术作为支撑的。这个区块链底层系统呢,其实很多人认为发明者是中本聪,但实际上是爱沙尼亚人,爱沙尼亚在2007年有一家公司叫guardtime,他们在07年就提出了这个概念,只不过那个时候他们没有把POW引出来,但是基本上的链式数据结构,基于非对称加密来构建账户和链接体系是已经构建出来了。ID,信息访问痕迹,还有各种各样的储存甚至是信息安全都是基于guardtime所提供的底层区块链架构来提供的。如果现在你是爱沙尼亚的数字公民,你除了可以登陆自己的数字公民账户,你还可以看到你的账户信息过去被什么公用企业,被什么私人公司访问过。所有的访问数据,记录全部都是在数字公民的底层技术—区块链上实现的。

还有一件事情非常有意思,爱沙尼亚数字公民项目现在在做另外一个项目,叫做数字大使馆。第一个数字大使馆是建在卢森堡,接下来还会在其他的国家建立数字大使馆。这个数字大使馆是干嘛的呢?他是把所有的大使馆变成全账本,记录了所有的公用服务的链式数字记录,这样就可以确保爱沙尼亚也好或者是任何单点的节点出现问题,仍然可以为公民提供24小时,一周7天,一年365天这样非常强壮的服务。

另外还有一个架构也是应用了区块链,爱沙尼亚里面有个项目叫做XRoad,XRoad就是通过区块链来打通爱沙尼亚内部各个公共事业服务的一个数据分享。在中国一直强调数据公开,数据分享,但是很慢,为什么?因为我们很注重数据主权,数据隐私,这样导致很多企业不愿意把数据分享出来,而政府部门呢也很难实现共享。爱沙尼亚通过XRoad将事业企业之间比如说电网公司,自来水公司,医院等等把数据共享出来就真正实现了data and service。

爱沙尼亚已经不满足把这套方案在自己国家内部用,他现在已经把这套东西搬到芬兰去了。芬兰的相关公共事业数据也会基于XRoad系统进行分享和公开。爱沙尼亚下面是拉脱维亚,再下面是立陶宛,这部分国家我们称为波罗的海周边国家,爱沙尼亚就想通过区块链把周边国家的数字公民系统联系起来。巧的是爱沙尼亚正好轮到欧盟的轮值总统(6个月轮一次),这届的轮值总统就推一件事情:就推在欧盟内部的数据公开,就推爱沙尼亚XRoad这个计划。爱沙尼亚这个地方小,人口只有130万,可能今天看直播的人都超过130万(小编注:事实证明是的),但是这个国家的野心,这个国家的理想是非常的远大。

郝杰:刚刚曹寅讲了爱沙尼亚这个国家实际上是建立在区块链上的一个数字国家。它的行政成本非常低,能低到什么样子呢?我给大家举个例子。Smart Contract是一种智能合约,智能合约是什么意思呢?比方说我们个人公民都有很多信息,比如出生信息,保险的信息,父母的信息等等,一个人的信息有上百个,而智能合约能清晰的分辨在某种环境下需要使用哪些信息。所以当一个行业新出现的时候,比方说Uber这个共享经济出现的时候或者说现在爱沙尼亚街头上现在已经有机器人了,爱沙尼亚可以快速地制定出一个合约:”这个行业需要摄取一个人的1234……等这些信息“,所以这能让整个国家的运营成本降到很低。从这个角度来说,对创业者是非常友好的。因为创业者进来之后,由于法律还没出来,会担心之后政府是否会针对我等等。所以从某方面来说,国家基于SmartContract可以非常快的制定出计划,这对于创业者来说是非常非常友好的。

小喵:那是什么契机让二位了解到爱沙尼亚并成为数字公民?

郝杰:我是10年在美国博士毕业的,毕业之后就一直在找有什么比较好的价值洼地。在12年13年的时候,觉得拉丁美洲是一个比较好的价值洼地,于是在那里开始做投资,因为大家知道这是非常适合Fintech公司成长的土壤。因为那个地方有一半的人是没有银行账号的,所以比特币在拉丁美洲的应用是非常好,比较领先的。我有一个习惯,就是我一旦发现某个东西是一个趋势的话,我就会用google alert来设置一个警报。全世界一旦有相关信息的话,他就会发给我。然后就发现了爱沙尼亚,在14,15年的时候,成为了数字公民。

 

曹寅:我是非常有意思,我就是宋平(宋平,中国最早一批爱沙尼亚数字公民。作为顾问为北欧企业,国际金融机构等提供区块链和人工智能领域战略咨询和金融服务。常驻于芬兰和爱沙尼亚,是当地创业社区活跃成员。小编注:在此次直播中也有转播宋老师的画面哦)带我上车的,宋平是我非常好的朋友。正好我和宋平有个相同的朋友,这个人是爱沙尼亚驻中国和蒙古的代表,类似于像大使,参赞,秘书这样的角色。他在中国从事处理中外的官方交流。民间交流靠宋平,官方交流靠我的这位朋友,正是经过这样的了解,我就加入了爱沙尼亚数字公民的这个项目。

 

以上内容没有喂饱你?

请戳以下视频链接,查看全部内容:
巴比特直播间,带你一起进入数字公民时代~

版权声明: 作者保留权利。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巴比特立场。

评论:1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 登录|注册

    从1991年到2018年,数字王国爱沙尼亚的进击:让国家再无边界#在这里输入你想要说的话题# ​

    +1
    +1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