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十年(五):监管洗礼, 币价3个月从1.6万挺进12万

ok区块链研究院 发布在 比特币 4 16928

每一次出现暴涨暴跌的行情时,关于比特币是不是泡沫的讨论都会甚嚣尘上。

每一年都会出现比特币将在下一年崩盘的预测。

这些讨论都来源于将其看做投机商品的视角,但比特币带给世界的从来不只有价格。

2015年底的市场回暖就源于对比特币底层技术区块链的探索,2016年开始,基于这一技术的创业项目和数字货币如雨后春笋般进入市场,重新为整个行业带来了活力。

在比特币投资者赵普乐(化名)的记忆里,2015年底、2016年初的时候,QQ群又活络起来了,每天都有人往里扔交易价,新人不断进来,“很多新手进群的第一句就是向人打听怎么买比特币。”

 

新大陆

 

2016年1月,万向区块链实验室联合德勤举办了一场“以太坊开发”48小时黑客马拉松,IMToken 创始人何斌和他团队的小伙伴一起报名参加了大赛。

何斌是少数在行业的冷淡期加入进来的从业者,那是2014年9、10月份,何斌应朋友邀请参与国内首个开源交易所”貔貅”的技术团队,貔貅之后改名为”云币”网。正是在这段工作中,何斌有机会了解到以太坊技术的发展。

2015年4月份,何斌从云币出来开始尝试区块链技术应用,特别看好以太坊智能合约平台,并和朋友一起组织社区、开展线下 meetup和智能合约培训。以太坊的中国社区 Ethfans 就是在这个时候创建起来的。“但是很可惜,入行还是晚了一些,错过了以太坊的ICO。”

有这样遗憾的人应该不在少数,汇币网创始人姚远,也是其中一个。

2014年的那个夏天,在老树咖啡馆里,姚远和投票链创始人申屠青春一起,第一次见到了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那正是以太坊第一次来中国做ICO路演。

“当时Vitalik就在台上讲以太坊是什么,动员大家参与他的ICO。初夏虎(元界创始人)、达鸿飞(小蚁创始人)、大头(DAF创始人)、张寿松(BTCTrade创始人)、赵东当时跟我们就坐在台下,但是当时我们都在瞎聊自己的,绝大多数人都不怎么感兴趣。”

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2014年7月,以太坊成功募集3万余个比特币,以当时的汇率约合1840万美元。刚刚过去的2017年,以太坊的市值已突破790亿美元。

 QQ截图20180116160258

*以太坊论坛众筹页面

姚远苦笑:“老树咖啡回来之后,申屠博士专门研究了一阵子以太坊,然后让我也一起参与ICO,我当时没听,真的太可惜了。”

以太坊在比特币底层技术“区块链”的基础上加入了“智能合约”的概念,加速了区块链技术在金融行业的广泛探索。纽约梅隆银行、花旗银行、汇丰银行、三菱UFJ等多个国家的主流银行加入其中,传统金融机构开启了以区块链技术为支撑的新一代金融基础设施的搭建。

 

孕育

 

Vitalik 在大树咖啡的那次路演,成为了姚远的遗憾,却推动达鸿飞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创建小蚁。

小蚁(NEO)技术负责人张铮文回忆说,“达叔(达鸿飞)在听了Vitalik的路演之后,很兴奋,觉得智能合约开发平台是一个特别有价值的事情,没过多久,就开始着手创建小蚁。”

当小蚁还只是一个概念的时候,9个自然人和1个机构(PreAngle)一起投资了这个项目,当时的价格是5分钱。

张铮文表示“从2014年开始,我们没对外做任何的推广,就是埋头做开发。2016年底的时候,有海外的极客看到了我们提交的开源代码,很肯定我们,小蚁的海外社区是在我们自己完全不知道的情况下自发形成的。说实话,海外社区带动的那波币价增长,我们团队自己都是懵的。”

后来,小蚁做过两次众筹,同海外很多区块链开源项目一样,小蚁在社区里面从社区支持者那里募集到一些币,用来支持项目后续的开发,当时还没有ICO的概念。

对于张铮文,小蚁涨到2块、10块的时候他是很开心的,但后面一路飙涨到500块,张铮文更多的是震惊,“我完全没有想到”。

2016年7月,当时还是sosobtc联合创始人的李雄,第一次在深圳一个行业会议上,见到了周硕基。“当时周帮主和徐义吉在做丰肽基金,之前徐义吉就是拿这个基金投资了小蚁。”

“周硕基告诉我,国外好几个区块链项目ICO都做得很成功,已经有海外团队找到他希望能在中国做推广,现在是个做ICO平台的好时机。”李雄说,“没多久后,我就一起参与筹备起来,就是后来的ICO365。”

2016年下半年,国内市场上的ICO项目并不多,除了小蚁、元界、公信宝几个项目之外,BTS、FirstBlood 等都来自海外。

“我们当时做ICO平台的时候,有预感说这是个很好的发展机会,但也没有想到后面会那么疯狂。”李雄说道。

2016年10月22日,ICO365正式上线。

 QQ截图20180116160202

除了最早的元宝网、币众筹,ICO 365发展起来后,陆续有大量ICO平台进入市场。

 

爆发与退出

 

“大概在2016年10月份,我们完成了第一轮的天使投资,获得了30多位在海内外很有名气的投资人支持。年初(2017年初),就开始准备ICO。”量子链创始人帅初说道。

2017年3月份,量子链正式启动ICO。当时国内ICO平台已经形成规模,与最早几个在论坛或者在单个平台上进行众筹的项目不同,量子链同时在ICO365、币众筹、云币网、ICOAGE、Allcoin五大ICO平台全面启动,再加上团队的明星阵容,很快得到了投资者的关注和追捧。

“量子一上线,就引爆了市场。当时迅速筹集了10000多个比特币,我们平台(ICO365)这边有500多个。”ICO365早期负责人李雄说道。

在李雄看来,2017年4月份之前,国内绝大多数做ICO的区块链项目其实都是在认真做事情的,是真的在创业,在发展技术。“后面市场就疯掉了,乱套了”。

从2017年4月份开始大量ICO项目涌入市场。据国家互金专委会发布的《2017年上半年国内ICO发展情况报告》统计,国内上半年完成ICO的项目达到65个,累计融资63523.64BTC、852753.36ETH。

“太疯狂了。”李雄感叹,“6月14号,我去参加一个ICO峰会,一大群人围着我,说要上ICO平台,他们中间很多项目连白皮书都还没有。”

这种疯狂在7月份的时候出现过短暂的平静。美国证监会于7月25日在其官网上发布了关于ICO风险教育的投资者公告,称界定为有价证券的虚拟货币或者代币都将纳入证监会监管体系。“当时有媒体开始‘吹风’,说国内也要监管ICO了,大家就盘旋了一阵子,但迟迟没等到进一步的消息,市场又热了起来。8月份,又是一个新的高潮。”

直到9月份,靴子落了下来。

QQ截图20180116155750

9月4日,央行等七部委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正式定性ICO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各类代币发行融资活动应当自公告发布之日起立即停止,已完成代币发行融资的组织和个人应当做出清退等安排。

紧接着,国内数字货币交易平台陆续被“约谈”。9月15日晚间,OK、火币等交易平台发出公告,称将立即停止人民币充值业务,并将于10月31日正式关闭平台。

然而,让很多观望者意外的是,这一次监管动作并没有像2013年底那样造成比特币价格的塌方。“9月15日那天下午,最开始了解到交易平台要关闭的那波人开始在群里面传播消息,但是这一次,大家并没有恐慌。”比特币投资者王明(化名)说道,“大家都在等着抄底。”

随着交易平台即将关闭的消息扩散,比特币价格应声下跌,“比特币刚刚掉到1万六的时候就开始反弹,一些等着跌到一万五进场抄底的人都落了空。”

就从9月15日当晚开始,比特币调转方向,逆势上扬,从此开启了长达3个月的猛烈冲刺,直至站上12万元人民币的高位。

最近一段时间在网络上广泛流传着一组数据:比特币从0到1000美元用了1789天。从9000到10000美元,只用了2天。

正如OK集团创始人徐明星所说的:所有价值确立的过程,必将经历摇摆、怀疑和挣扎,而一旦突破它们,在足够广泛的人心中形成认同,那将犹如一种原生的信念,坚不可挡。

 

再出发

 

微比特创始人杨海坡在谈到2015年行业低谷时曾说“退潮之后就知道谁在裸泳”。

2016年5月底,杨海坡第二次进入“币圈”,当时他已经独立完成了微比特矿池前端和后端2、3万行代码的开发。

杨海坡在巴比特上发了一个帖子,寻找投资人,还有合伙人。非常迅速的,比特大陆约见了杨海坡,并顺利成为他的投资人。

现在的微比特矿池,已经成为全球第5大矿池,与微比特一同进入全球十大矿池排行榜的,还有比特大陆的BTC.com和蚁池AntPool、莱比特矿池BTC.TOP、鱼池F2Pool、国池BTCC以及BW.COM,他们的背后,正是在过去几年行业沉浮中始终坚守、不断突破的中国比特币从业者。

“除了之前的矿池,我们今年开始做了云算力,现在海外最大的云算力平台是Genesis Mining,国内就是我们了。接下来,我们还要做差异化的交易平台,只上少量精品的币种。”杨海坡以轻快的语气拉开自己正在不断扩张着的“事业版图”,表情中有年轻创业者特有的自信和朝气。

IMToken创始人何斌在谈到IMToken钱包2018年发展规划时,也是相似的表情和语气。

“全球币种越来越多,用户的需求也变得差异化,而且大量‘小白用户’入场了,钱包的需求一定会随之扩大。”何斌说道,“不仅是钱包,全球数字货币行业持续发展,各种业务和产品的需求都在很快的增长,市场的机会有很多。”

“行业的机会一直都有的。”中国比特币CEO李大伟说,“之前交易平台是抓币种,OKCoin 2013年抓住了莱特币,我们2016年抓住了以太坊。现在大家不仅要抓币种,还得抓市场。”

李大伟称,国内交易平台在进军海外市场这一波竞争中,格局有可能发生新的变化。“在韩国、日本拿交易牌照这块,大家又开始了一轮比速度。我们都得最快速的改变,努力抓住新的机会。”

故事拉回到2015年初,比特币行业最冷清的那段时间,比特汇公司弹尽粮绝,团队里的小伙伴们都陆续离开了。创始人姚远退掉办公室,一个人把剩下的东西收拾好,回家办公。从那时候起,姚远既当开发,又当客服,一个人维护着比特汇客户端支撑了两年多的时间,终于挺到了2017年,创建了现在的汇币网。

在2017年最后的一段时间里,叶裴锋成功将sosobtc转型为专注区块链技术的媒体,并集中“行情软件系统”的技术优势新创建了AICoin,要做“最原始、真实的行情数据”。李雄从soso团队离开后重新创建了新的媒体品牌“链向财经”,要“给早期的区块链项目提供全流程孵化服务”。申屠青春的“投票链”刚刚完成新产品的发布会,进入了全新的推广阶段。币看创始人老刘则特殊一些,他正在家里面“带孩子”,从币看团队退出后,老刘过了一段从容的居家生活,“我需要休息一段时间,静下来想一想,想好了再出发。”

“不断调整,再出发”似乎是中国比特币行业从业者一个显著的特征。

QQ截图20180116160023

2018年的第一天,OK集团创始人徐明星正在他的办公室里为即将到来的达沃斯经济论坛做准备。两个星期后,在全球瞩目的世界经济论坛上,徐明星将代表中国区块链行业从业者与影响全球经济发展的1000多家顶级公司共同探讨,新一代的金融科技——区块链。

“人类每一代根本性变革技术的发展,总是脱离人们最初对它预设的轨道。每个行业在早期都会经历野蛮生长的‘泡沫’阶段,但泡沫会加速推动商业繁荣和社会革新。整个行业正在发生巨大的变化,OK正在拥抱这种变化,香港、伦敦、卢森堡、首尔、东京都已经有了我们的办公室,作为创始人,我最重要的事,就是不断的追赶市场,追赶时间。”徐明星看了一眼手表,“现在,我得先去跟技术部门确认一下系统的升级完成了没有,还有新的客服中心的搭建,对了,还有新一年的招聘……”

无论是在低谷期进入,还是从高峰摔落到低谷后仍然坚持并自我突破,比特币行业中有太多这样的从业者——不停追赶和改变,始终坚守并成长。不仅仅局限于本篇内容中所采访到的以上人物,比特币行业里始终有“不怕退潮”的人逆流而上,积蓄力量,等待他们的会是下一个进击的十年!

比特币十年(一):信仰初现,国内先驱探寻“什么是比特币”

比特币十年(二):中国进场 交易所、矿机、资讯网站首现

比特币十年(三):行业元年, 交易所“5+2”竞争格局形成

比特币十年(四):币价蛰伏,投机客散去信仰者抱团等春天

发文时比特币价格 ¥79123.13
作者:OKEx区块链研究院
链接:比特币10年,成就一代人的造福传奇(http://u1468861.viewer.maka.im/pcviewer/DMHN5TWH)
版权声明: 作者保留权利。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巴比特立场。

评论:4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 登录|注册
    链圈观察员
    链圈观察员 160天前

    比特币十年(五):监管洗礼, 币价3个月从1.6万挺进12万_巴比特_服务于区块链创新者http://t.cn/RQxEpRR ​

    +1
    +1
    我要点评
    Author Image
    reswz 160天前

    与其他技术一样,互联网技术的演变也是体现出很大的不确定性,比特币的涨涨跌跌,这能算做这种不确定性的一个浪花,毕竟,勇敢参与踏浪者,是令人敬佩的一个群体…

    +1
    +1
    我要点评
    Author Image
    luguoa 160天前

    怎么跌下来的还会怎么弹起来,正常波动而已,总有害怕的吗

    +1
    +1
    我要点评
    Author Image
    狮子同学 160天前

    庄家高位被套的恐慌已经压抑不住地从字里行间汹涌而出。

    +1
    +1
    我要点评